病危老人塞来张纸条:“我是遗体捐献者,别忘了”

“我送给医院,对医学有帮助。我的器官给了人,人家能活着,多有意义。对于我,我走了,我的器官还在这个世界上,多幸福啊。”在杨存泓看来,他走后要将遗体捐赠给医学机构,不进公墓,也不立任何墓碑,是一件简单的小事。

2008年,杨存泓从报纸上获取到遗体捐献的信息,就萌生了遗体捐献的想法,他当即就此提笔给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医学院解剖教研室写了一封信。2015年,杨存泓与温州医科大学茶山校区基础医学院签订了遗体捐献协议。2019年4月,杨存泓去世,他的遗体正式捐献给温州医科大学用于科学研究。心存善念,念兹在兹,这位老人为了遗体捐献整整坚持了十一年!

家人的反对

2008年,杨存泓在读报时,看到了有关遗体捐赠的善举。经过一番考虑后,他决定给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医学院解剖教研室写信。随后,对方寄来一份协议书,需要家里人签名同意。对于杨存泓的做法,家里人一时无法接受。

“爸,您要是死后连个墓都没有,以后清明我还去哪里给您上坟啊?”老伴和两个儿子轮番上阵,发动亲情攻势,劝说杨存泓放弃这样的念头。但是在这件事上,杨存泓很固执,根本没得商量。

也有朋友跟他说,遗体捐出去后要被“千刀万剐”,不吉利,但杨存泓很不以为然。

“死都死了,还有什么知觉。再说了,每一刀下去既有利于民又不害于我,还能废物利用,干嘛要怕‘千刀万剐’!”如果死后,自己的器官能够在他人身上继续存活,对于他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生死的豁达

杨存泓见惯了死亡,对生死也看得很豁达。

1949年参军时,杨存泓主要在福建参与剿匪和解放工作。“打仗哪有不牺牲的,战友为革命捐躯后,多半是就地掩埋。他们也是有父母孩子的,你让后人去哪里扫墓?所以说,只要心里记着就好了,不需要立碑进公墓,活活折腾后人。”

1 2 下一页